青岛中石化输油管燃爆事故
2013-11-25 07:55:06
  • 0
  • 0
  • 4

     青岛中石化输油管燃爆事故

1、事故的地点

  官方和中石化发布了【11.22中石化黄潍输油管线爆燃事故情况通报】,这证明是黄潍输油管线发生了事故,各媒体都做了相关的报道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8月28日,山东黄岛至潍坊输油管道正式投入使用,总投资13亿元。人们提出了质疑:一条使用了不到3个月的输油管道怎么就发生了泄漏?是否存在工程质量问题?中石化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回应称:原油泄漏并爆燃管道系东黄复线管道,而不是黄潍管道。东黄复线管径711毫米,1986年7月建成投产,管道长248.52公里,年输油能力1000万吨。所谓“投资13亿、8月份刚刚投用”属不实信息。这真的让人哭笑不得,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,还开这种国际玩笑?《事故通报》竟然连出事地点都搞不清楚?“属不实信息” ?这种谎言也敢说?到底是投产3个月的黄维管道,还是服役27年的东黄复线管道发生了事故呢?这是在欺骗谁?在隐瞒什么?

2、事故的损失

  目前公布的数字是:死亡49人,重伤136人,其中极危重症8人、危重症2人、重症42人,普通84人,已有120名伤员实施了手术,其中开胸、截肢等大手术24人,清创缝合手术96人。

   事故中有5515米排水暗渠遭爆燃冲击,致黄岛区秦皇岛路、刘公岛路、斋堂岛路、长兴岛街、唐岛路、舟山岛街等多条市政道路不同程度损毁,排水、燃气、供水、供热等多条管线受损。

   近岸海域100米-200米范围内漂浮着油膜,300米-500米范围内有零星油膜。有关部门专家称:原油里有很多重的成分,其降解比较慢,而且很多是有毒有害的,这些重的成分会沉到海底,几乎不可能清除掉。很多海洋生物都会受到影响。

3、事故的时间

从22日凌晨3点发现漏油,到10点40分爆燃事故发生,这中间有7个小时的时间对避免一场灾难来说已足够,至少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灾难后果。如果最初漏油及原油进入污水管等信息被及时报告地方政府,地方政府和企业及时采取交通管制、疏散人群等应急措施,惨剧一定不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,最起码也不至于造成人员伤亡啊。

4、事故的可避免性

   上次中石油大连管道爆炸事故,中石油公司就在事故后刻意回避各种采访、隐瞒事故信息。这次事故发生后,青岛海事部门7点多才接到报告,青岛环保部门8点多才接到报告,公安消防和政府部门是什么时候接到报告的?没有公开的信息。早晨起来,市民们都闻到了浓烈的石油味,却不知发生于何处,也没有人组织和通知疏散,这不正是我们维稳政策“不惜任何代价,把事故压低到最小的知情范围,尽量内部消化”的忠实执行楷模吗?这是我们20多年来的惯例,拿民众的生命做赌注,拿国家的财产开玩笑。直到危险兑现了,险情变成了血腥,捂不住了,压不了了,这才有政府的“高度重视”“第一时间组织救援”,国家领导人的“极度关心”“亲临现场探视灾情,指导救援”。才有滚滚而来的国家资金安抚民心,善后处置,健全事故防备措施。这种拿民众的生命作维稳赌注,拿国家的资产放马后炮的作为,我们不是司空见惯了吗?

5、事故的原因

   这条管线就权且当成是服役27年的老弱病残吧,中石化和政府贪官们垄断了全民的资源,掠夺了天价的资产,都用来干什么了?为什么连日常维护都不到位?明明知道管线过龄,既然发现“事发输油管道在两年前就已隐患重重”了,也已经递交了申请报告,为什么至今不肯修复?不肯停用?在2个月前中石化还组织了19个组293人的检查队伍,进行了全面的安全检查,其中,38名安全质量专家参与检查,创下历年安检之最,还做出“安全防护合格通过”的公告。这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和讽刺吗?

   还有,这漏油为何轻易能进入了市政管网,为什么要违反国际、国家安全规定让这些管道交叉重叠?为什么要让原本在郊外的输油管路区,变为“繁华城区,建筑物众多,人口密集,部分管道陆续被占压,导致管道无法抢险、维修,即使一些没有占压的建筑物也离管道较近,无法进行管道防腐层大修”这种状况?

为了城市规划,领导形象,强拆强迁,都已经大刀阔斧,毫无顾忌了,就在不久前,青岛城管不是还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进了军营,打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拆掉了军营的岗楼吗?为什么就不对中石化的管道强拆强迁呢?把商品房盖到输油管道上,让傻帽市民枕着炸弹睡觉,亏我们的精英们想得出,做得到!

我们为什么要在大爆炸发生之后才发出“韩国等国家的输油管道铺设在地上,能看得见,出了问题容易排查,这种设计方式值得参考。”这样的惊呼呢?

据统计,我国油气长输管道总长己超过4万公里,运行期超过20年的油气管道(“老龄管”)约占62%。老管线受到当时技术限制,有着大量施工缺陷,随着服役时间的延长,管道日渐被腐蚀,其事故率比平稳正常运营的管道要高,我国正常运行的管道每年的事故率已经大于2.0(即每1000km的年事故发生次数在2次以上),远高于欧洲、美国等国家和地区。根据CONCAWE的统计,欧洲长输油管1970-1996年平均事故率为0.575,1998-2001年降至为0.297;而美国,1970-1984年的事故率为0.74,2004-2008年更是降至0.1。相比之下,近30年来,我国东北和华东地区的长输油管道事故率大于2.0,其安全性还远不如欧洲的70年代。近30年来,欧洲、美国的天然气长输管事故率为0.42和0.60,而我国四川地区12条输气管道事故率为4.3。

   还是腾讯《今日话题》结束语说得好:“黄岛这样的安全隐患,其实是全国普遍现象的缩影。黄岛的事故让人痛心。而我们身边类似的安全隐患还有很多。避免更多的悲剧,应从彻查本次事故做起。

   全国人民静候着利益集团的精英们对这次事故作何解释,如何善后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